既省下了土地

2021-03-18 21:54

天津北方网讯:随着天津城市化水平不断提高,城市生活垃圾也随之增多。2010年,全市城市生活垃圾产生量为207.32万吨,到2015年天津市城市生活垃圾产生量将达402万吨,较“十一五”末增长190万吨。城市垃圾的回收利用,日渐成为值得关注的大话题。近日记者走访社区调查发现,市民对于垃圾分类回收仍然持不同态度。

垃圾分类就是在源头将垃圾分类投放,并通过分类清运和回收使之重新变成资源。垃圾分类后被送到工厂而不是填埋场,既省下了土地,又避免了填埋或焚烧所产生的污染,还可以变废为宝。

工作人员对记者说,垃圾分类后,物业公司需要提供分类收集容器,增加了硬件投入,也要增加保洁人员的工作量……总之,垃圾分类增加了物业公司的成本,倘若没有适当补偿,其积极性就难以持久,甚至可能偷工减料、有名无实。

子牙循环经济区是本市乃至北方最大的循环产业基地。而记者在采访中发现,电子废弃物对环境污染严重,回收再利用价值较大。不过,由于回收渠道不畅、市民回收意识不强等因素,园区内的电子垃圾处理企业经常处于因原料不够而“吃不饱”的状态。

据了解,电子废弃物处理企业“吃不饱”主要有两方面原因。一方面,电子废弃物的回收渠道不畅。虽然本市采取很多回收措施及政策,但相对于全市庞大的电子废弃物数量而言,回收能力明显不够。尽管正规的回收企业通过各种方式来建立线上线下回收渠道,但是公众的知晓率依旧较低。另一方面,市民的回收意识有待提高。对市民来说若是交给专业公司处置,还要交处置费,卖给二手商贩更省劲。目前小商贩已经成为电子废弃物回收企业最大的竞争对手,并且已经形成了完整的收集、处理、销售产业链,在国内有着广泛的市场。与正规回收企业的低价与繁琐程序相比,人们更愿意把旧家电卖给出价更高、手续更简便的小商贩。小商贩也往往会因为较低的成本而在竞争中处于优势地位。据了解,手工作坊处理1斤电子垃圾成本是正规企业的70%以下。长此以往,正规回收企业处于长期“吃不饱”的状态。而小贩收来的电子废弃物一般有两个出路,即能用的改装之后再卖;不能用的则把玻璃、塑料等能卖钱的卖掉,其余当垃圾扔掉。“我们不得不全国范围内采购原材料,但异地采购,大幅增加了我们的物流运输成本。”该负责人表示,“除了物流成本,近两年来,仅华北地区旧电视机的回收价格就几乎翻倍。”

“相对于监管,我认为目前最主要的是加强政策法规体系建设,加快推进生活垃圾管理地方性立法工作,健全‘政府推动、市场引导、源头控制、经济激励’的政策机制,完善垃圾源头减量、资源利用、分类处理全过程标准体系,建立垃圾分类减量工作的法制保障和长效机制,为推进分类减量技术系统和社会系统建设提供有效支撑。”刘春光说道,垃圾分类需要形成全社会、各行业和广大市民共同支持参与分类减量的工作格局。并且立足天津实际,研究垃圾处理费征收制度,在借鉴吸收先进经验的基础上,大胆创新,增强收费模式的针对性和实效性,确保达到促进垃圾分类、实现源头减量的效果,进一步提高全社会资源节约意识和环保意识。记者郭强耿雅新摄影新报记者王健

“垃圾分类?听说过,没见过。”在富力津门湖小区,河北人刘大妈一边拾掇着刚刚收上来的一车硬纸板包装箱,一边回答记者的询问。刘大妈在富力津门湖小区回收废品已有两年,这期间从未见过居民对垃圾进行分类处理,而她的生意也一直沿着原有轨道进行着。按照她的逻辑,能够回收的垃圾包括旧报纸、废塑料等都可直接卖给她或者她的同行,而将这些废品扔到垃圾箱里,“谁给钱?”

垃圾分类是将垃圾按可回收再使用和不可回收再使用的分类法为垃圾分类。人类每日会产生大量的垃圾,大量的垃圾未经分类回收再使用并任意弃置会造成环境污染。

在富力津门湖的一小区内,记者看到,这里的垃圾箱的确是两个并排在一起的,分别收集不可回收垃圾和可回收垃圾,并以不同颜色区分开来。不过,记者也注意到,居民的垃圾并没有经过分类,而是直接扔在垃圾箱里。

在小区居住的周女士告诉记者,以前一直习惯将垃圾一扔了之,推行分类之后也坚持了一段日子,后来看到周围邻居都不分,自己也就不分了。“作为上班族,每天忙完工作忙家务,时间还真觉得不够用。再者,别人都不分,我们一家坚持分也没有意义。”她说。

“电子废弃物中的重金属对环境的污染最严重,但这恰恰也是回收再利用价值最高的部分。”tcl奥博的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借助先进的“电子废弃物资源化技术”,可有效将废弃物中的重金属回收,并控制对环境的污染。电子废弃物只需在“绿色工厂”中走一遭,即可被提炼加工出金、银、钯、铂等贵金属以及铜、铁、铝、锡等,真正“变废为宝”。

电子产品更新换代快的特性,让电子废弃物已经成为增长最迅速的废弃物种类。目前仅华北地区每年产生的电子废物就超过15万吨。遗憾的是,数量如此庞大的电子废弃物并未被充分利用。有统计数据显示,目前国内进入循环体系的废弃物还不足10%。作为本市的电子产业废弃物回收处理企业,tcl奥博目前年处理电子废弃物(废旧家电等)能力为6万吨。不过,依靠本市的电子废弃物回收,企业原材料却远远不够。“现在主要是靠在全国范围内回收废旧家电,才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了货源问题。”负责人对记者说。

记者走访了多个小区,发现大部分小区楼下的垃圾桶都是一个大桶,对各类垃圾来者不拒;人行道上的垃圾桶,尽管有分类,可效果并不明显。而且不管如何分类,最终的命运都是一股脑儿装上垃圾清运车,浩浩荡荡去了垃圾处理站。

调查时,一名清洁人员告诉记者,他们只要求住户在指定的时间内将垃圾扔进垃圾桶里,并没有要求住户对垃圾进行分类。她说:“每户人家的垃圾都是装进一个塑料袋扔进垃圾桶里的,要他们对垃圾进行分类是不现实的,而垃圾分类需要相应的场所和人力、物力,都不是物业公司能做到的。”

[1] [2] 下一页

在社区,记者观察了一位环卫工人回收垃圾的过程:她先把可回收垃圾箱里的垃圾倒进垃圾车里,然后把里面的纸皮、纸杯、塑料等垃圾挑出来另外放到一个袋子里,最后再把不可回收的垃圾一齐倒进车里。记者以为她在将垃圾进行分类,但该环卫工却对记者说,她只是将垃圾里能卖钱的东西分出来自己卖掉,并不是要将垃圾分类。从来没有人要求他们分类:“如果真要我们分类清运,那还不累死?”

物业公司是社区内垃圾分类的组织者,垃圾分类的成败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物业公司的投入和有效组织。记者采访中了解到,在许多小区里,垃圾回收的工作由物业公司承包,但是其对垃圾分类热情并不高。

(责任编辑:西西)

“与政府监管相比,社区监管效果可能会更好。”南开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副教授刘春光对记者说,调动社区工作人员和志愿者来监督和推广垃圾分类。当习惯养成之后,就会变成一种自觉的行为。而对于处罚,他认为操作起来会有困难,“还是应该以说服教育为主。”

某垃圾清运公司徐先生说,虽然规定环卫工在垃圾清运中要进行分类处理,但环卫工的工作量很大,如果严格实行的话,他们一天连一车垃圾也清运不了。徐先生说:“很少有市民对垃圾进行分类投放,而且也没办法真正分类,我们将垃圾拉到运输车上,所有的垃圾也都混在一起拉走了。”他表示,分类垃圾箱没有起到应有的作用,与传统的单桶垃圾箱的功能没有区别。垃圾运到垃圾中转站后一般只是对垃圾进行压缩,然后就会装车运到郊外的垃圾填埋场。